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4章】作者不详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4章】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6401


              第四章安德郡主

  宋仕卿又来到了百花楼,他敲了敲阿碧的房门。

  「来啦,请等一下!」阿碧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宋仕卿顿时傻眼了。原来阿碧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纱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细腻柔美的玉乳在纱衣中轻轻晃动,玲珑嫩滑的桃花洞微微张开,欢愉过后的潮红都没有褪去。

  阿碧见来人是宋仕卿连忙娇羞的护住隐私部位,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问道:「宋公子是来找严公子的吧?不巧严公子刚刚已经走了!」

  阿碧娇羞的举动令宋仕卿心潮澎湃起来,阿碧身为青楼女子却还能保持一种小家碧玉的气质,真不容易!宋仕卿心中默道:这个阿碧绝非水性杨花之人,她步入风尘怕是另有原因。今日若不能把她收为己用,定成人生一大憾事!

  宋仕卿双手抱拳对着阿碧又是一拜,「在下前来是为姑娘赎身的,若姑娘不嫌弃在下,在下愿娶姑娘为妻。」

  「什么?公子要为我赎身?」阿碧不禁用手捂住了自己微微张开的双唇。
  「正是,在下愿娶姑娘,愿与姑娘白头偕老!」宋仕卿一脸认真的说。
  「公子对阿碧情深意重,阿碧心领了,只是阿碧已是残花败柳,高攀不上公子!」阿碧说着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

  宋仕卿生平最见不得妹子哭了,而且还是这么楚楚动人的妹子。宋少卿一把将阿碧搂入怀中,安慰道:「阿碧姑娘别哭,我宋仕卿对天发誓,若我日后有半点嫌弃之意,必遭五雷轰……」

  阿碧不忍心宋仕卿为自己发毒誓,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公子的心意阿碧明白,阿碧今生能遇见公子必是前世修来的福气,阿碧不求名分,只求能一辈子服侍公子!」

  「傻瓜,不给你名分的话,那我把你当什么了啊!我宋少卿这辈子绝不辜负自己的女人!」宋仕卿抱起阿碧往绣床走去。

  阿碧脱去宋少卿的衣服,含住他的鸡巴,忘情的吸允着。宋仕卿一边享受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一边隔着轻纱抚摸阿碧的玉体。阿碧一会舔,一会吸,一会咬,用尽十八般武艺,弄得宋仕卿浑身都酥麻了。

  阿碧玩弄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吐出鸡巴。她伸出湿润细腻的香舌,一寸一寸的往面舔。阿碧趴在宋少卿结实的胸肌上,先用性感的嘴唇摩擦着宋少卿黄豆般大小的乳头,接着伸出小舌头挑逗起来。

  宋仕卿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这么销魂的手法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性吧首发,他伸出手指往阿碧下面的桃花洞插去,弄得阿碧淫水直流,娇喘连连。
  「相公你好坏,搞得人家想要了……」阿碧坐起身来,用美臀磨着宋仕卿的鸡巴说道。

  「哦?娘子哪里想要了?说给相公听听,看看相公能不能满足你?」宋仕卿打趣道。

  「讨厌,贱妾想要相公的大鸡巴!」阿碧俯身趴到宋仕卿的耳边说道。
  「你要我的大鸡巴干嘛?这是我们男人的东西,你们女人要它干嘛?」宋仕卿继续打趣道。

  「贱妾想相公插我的浪穴,要狠狠地插哦!」阿碧说完用樱桃小口轻轻的咬了一下宋少卿。

  「原来是这样啊!那相公就给你了!」宋仕卿笑着说道。

  「多谢相公!贱妾一定好好报答相公!」阿碧直起身子,用玉手扶住宋仕卿的鸡巴,对准自己的洞洞,慢慢的,轻轻的坐了下去。

  一阵强烈的快感传遍宋少卿的全身,阿碧的小穴又紧又滑,整根鸡巴仿佛都要被融化了,「宝贝,你夹得相公好舒服啊!」

  「相公的宝贝也插得贱妾好舒服呢!」阿碧得到了宋仕卿的夸奖,心花怒放,坐在笔挺的大鸡巴上来回扭动,那一对饱满的玉乳在纱衣下不停的晃动着,更显一种朦胧的美感。

  「娘子,你真是个天生尤物,这天下的男人都会拜倒在你的裙下!」宋仕卿不由自主的加大了顶的力度。

  「相公……贱妾不要其他男人……只要相公一个人……相公用力啊……顶死贱妾吧……」阿碧甩动着乌黑亮丽的秀发忘情的浪叫着。

  宋仕卿翻了一个身,将阿碧压在身下,脱去她的纱衣,一边贪婪的吸允着玉乳,一边猛烈的抽插着浪穴。

  「哦……相公……你太厉害了……我都被你顶上天了……不要停……再用力一点……哦……好美啊……」阿碧已经爽到不行了。

  「娘子,我们再换个姿势吧!」宋仕卿拔出鸡巴,把阿碧翻了个身。阿碧自然是心领神会,高高的翘起美臀。宋仕卿扶住阿碧的腰,「哧」的一下把整根鸡巴都插了进去。

  宋仕卿换了这个老汉推车的姿势,令阿碧感到了不一样的快感,此刻的阿碧快乐得已经飞上了九霄云天,「哦……好舒服……哦……相公再快一点……哦……」。

  宋仕卿知道阿碧就要高潮,所以又加快抽插的速度,而且次次都撞到花心上。
  「哦……相公……不要停……哦……好爽……哦……不行了……我丢了……」阿碧叫完,性吧书库首发,一股热辣的浪潮涌了出来,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

  宋仕卿趁着这股浪潮带来的爽劲,又奋战了一会,终于一泄如注。

  「啊!爽啊!」宋仕卿喊完便倒在了床上,阿碧则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亲吻着他的脸颊,抚摸着他的胸肌。

  这是阿碧至今最快乐最销魂的一次,宋仕卿床上功夫了得,又是情深意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这叫哪个女人不为他心动呢?唉,只可惜自己是残花败柳之躯,实在是配不上他啊!想到这里,阿碧的脸上又出现了两道泪水。

  宋仕卿感觉到有水滴在他的肩膀上,连忙扭头一看,只见阿碧两眼汪汪,已经哭得像个小泪人了。「娘子,你这是干什么,是不是我弄疼你了?」宋仕卿一脸关切的问道。

  阿碧连忙试了试泪水,「没有没有,能和公子承欢是阿碧的福分,阿碧高兴还来不及呢。」

  宋仕卿见阿碧不叫自己相公了,便也猜出她伤心的原因了。「娘子,我宋仕卿说一不二,说了娶你这辈子就不会嫌弃你,我这就去替你赎身!」宋仕卿说完直起身子就要去找老鸨。

  「公子的情义阿碧何尝不能感受到,只是阿碧的身子已经被严公子买下了,赎身谈何容易!」阿碧说完又想哭了。

  原来阿碧是济南城郊一小户人家的女儿,后来被严嵩看中将她强买了下来。又因严嵩惧怕老婆,不敢纳妾,便把阿碧藏在这百花楼中,让她学习房第之术,并吩咐不许别的男人碰她,所以至今为止阿碧只服侍了严嵩一个人。

  听完阿碧的故事,宋仕卿终于明白为什么阿碧的床上功夫这么好,而小穴却依旧那么紧的原因。宋仕卿欣慰的笑了,阿碧真是上天送他的礼物啊!如果有这么一个尤物作伴那以后的生活该是何等快活啊!况且她只和严嵩一人上过床,比起现代那些有过无数个男朋友还装清纯的女孩要强万倍了!

  宋仕卿把阿碧搂在怀里,温柔的对她说:「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把你从严嵩手里赎出来的!」

  宋仕卿从阿碧那里出来后,并没有马上回客栈,他找了间茶楼坐下,他在想办法对付严嵩!干脆做了他得了!严嵩那小子以后是个大奸臣,残害了大明多少功臣啊!大明要是没有这小子的专政,说不定就不会走下坡路了,大明不走下坡路就没有以后的清朝,没有清朝就没有后面的屈辱史了!小日本也不会这么嚣张了!嗯,为了中国的未来,严嵩你就牺牲一回吧!等我回到了现代,性吧首发,会给你烧AV碟片的,让你在下面做个性王之王!

  宋仕卿结了茶钱,准备回客栈找艳影帮忙,这时突然被对面一桌人的对话吸引了。

  「哈哈,你们别以为驸马郡马是那么好当的!床上功夫不行就得被玩死!哈哈!」

  「这话说的太对了,咱们济南府的严郡马不是个很好的例子吗?哈哈!」
  「你们知道吗?严郡马自从娶了安德郡主后每晚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为什么啊,还不就是因为他不能满足安德郡主吗?!」

  「嘿,我有个亲戚在王府当差的,他告诉我啊,安德郡主每晚都要两三个壮汉伺候她,我们严郡马这顶绿帽恐怕是我们济南府最大的了!哈哈哈!」

  宋仕卿听了这几个人的对话,恍然大悟。原来严嵩这小子喜欢御女之术不是因为好色,而是为了满足老婆啊!靠,这男人当的真没面子,老婆给自己带了这么大顶绿帽,自己还要去讨她欢心!这叫什么男人嘛!

  宋仕卿突然脑子一转,严嵩那小子不是邀我去他家做客吗?我看八成是要我教他御女之术,来讨他老婆欢心。不如就用御女术来做赎回阿碧的筹码,若严嵩不依再杀他也不迟啊!

  宋仕卿想到做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济南王府,严嵩一听是宋仕卿来了,连忙出来迎接。

  「大哥驾临,小弟这真是蓬荜生辉啊!」严嵩客套道。

  「严嵩兄弟,为兄家中有些急事,明天就得走了,今日特来向兄弟告别的!」宋仕卿双手拜道。

  「道别?大哥怎能说走就走?况且这御……」严嵩一听宋仕卿要走顿时就急了。

  严嵩的这一举动令宋仕卿宽心了,看来这小子想学御女术已经想疯了。「严嵩兄弟,这御女术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成的,得花上三年五载的时间啊!」
  「什么?要这么久!那……」严嵩欲言又止。

  「严嵩兄弟不妨直说,你我兄弟一场,你的事大哥一定竭力所为。」宋仕卿说道。

  严嵩面露难色,迟疑了一会,终于说道:「唉!不怕大哥耻笑,自从我娶了安德郡主之后,每次行房都累得我精疲力尽,但是她却怎么也达不到高潮,久而久之她便给我戴了绿帽!」

  宋仕卿心中嘲笑,却又作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安慰道,「兄弟不必难过,自古以来有权势的女人性欲都强,男人无法满足也是正常的事!」

  「大哥你有所不知啊!当初我娶她是为了官运亨通,可现在她根本就不理我,这叫我如何升官呐?」严嵩吐出了自己的心声。

  好个严嵩啊!这货果然是做奸臣的一块好料!为了他的乌纱帽戴,可谓是卧薪尝胆啊!戴着济南府最大绿帽到处学习房第之术,只为了讨他老婆的欢心,以求换一个官运亨通!操,这么有这么贱的男人!

  「兄弟的难事在为兄已有办法对付,只不过……」宋仕卿故意吊了一下严嵩的胃口。

  「大哥请讲,小弟一定办到!」严嵩急忙答道。

  「其实想令郡主满足并不难,关键是方法。若让我和郡主欢爱一次,兄弟你在一旁牢记方法,日后兄弟便可满足郡主了!」

  「哎呀!大哥这主意妙啊!小弟折服!择日不如撞日,大哥今日就演示给小弟看吧!」严嵩拉着宋仕卿的衣袖就往内堂走。

  「严嵩兄弟,为兄还有一事相求!那阿碧姑娘为兄甚是喜欢,不知兄弟可否将她送给为兄?」

  「大哥太见外了,兄弟我的东西就是大哥你的东西!像女人这种东西,大哥你想要就拿去便是!」

  对于严嵩这种连老婆都可以给别人操的小人来说,阿碧只是他手中的一件玩物罢了,比起官运,这真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东西。

  严嵩带着宋仕卿到了内堂,拜见安德郡主。这安德郡主乃皇族之后,先天条件非常好,不仅容颜倾世身姿窈窕,气质上更是高贵得体端庄大方。宋仕卿暗自高兴:严嵩你小子上了我的阿碧,现在拿你的郡主补偿我,我不吃亏了!

  「郡主,这位是我的结拜兄弟宋仕卿,我想留他与我们一起共进晚餐,不知郡主可否愿意?」严嵩很谦卑的说道。

  「自然是相公的结拜兄弟,妾身自当奉陪!」安德郡主见宋仕卿仪表不凡便爽快的答应了。

  「来人,上菜!」严嵩吩咐下人上了酒菜,与宋仕卿和安德郡主小酌了几杯,「怎么搞的,这么久菜都上不齐,我去看看!」严嵩说完对宋仕卿使了一个眼色。
  宋仕卿心领神会,说道:「兄弟快去快回,我且先与郡主喝上几杯!」
  严嵩笑着退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因为他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

  「宋公子,妾身敬你一杯!」安德郡主起身敬酒时故意把酒洒在宋仕卿的身上,「哎呀!公子恕罪,妾身把你衣服都弄湿了!」

  宋仕卿自然知道安德郡主这是何意,邃将计就计:「无妨无妨,郡主帮在下擦干就行!」

  「哦,公子好大胆子啊,这济南府还没有人敢让本郡主动手的呢!」安德郡主似乎话里有话。

  「哈哈,在下不仅胆大,而且有个地方更大,郡主想不想动手试试啊!」宋仕卿笑道。

  「哦,那我到要看看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令本郡主亲自动手呢!」安德郡主说完转身坐在宋仕卿的怀里,伸出小手往宋仕卿胯下摸去。

  「怎么样,郡主殿下,是不是比在下的胆要大多了?」宋仕卿调戏道。
  「公子有所不知,这大并不代表厉害,要想令本郡主折服光凭大可没有用哦。」安德郡主轻轻的捏着宋仕卿的胯下之物。

  「郡主果然博学多才,看来在下不拿出点本事来怕是折服不了郡主了。性吧首发。」宋仕卿说着解开了安德郡主的青丝腰带,安德这娘们果然够骚里面竟然连肚兜都没穿,腰带一解身上的衣服便滑落下来,连脱衣服的时间都省了!
  宋仕卿一手握住安德的乳房一手去扣她的骚逼。安德的骚屄一摸就知道是被干多了的,宋仕卿伸进两根手指居然都觉得空旷,只有伸进三只手指才觉得过瘾。
  宋仕卿的调情手法一流,就连处女都能被他摸得浪叫,更何况是安德这种骚货呢?

  「哦……哥哥你弄得人家里面好痒啊……快点……给我吧……」安德迫不及待的扯去宋仕卿的衣服,抓住那根巨大无比的肉棒。

  「你下面饿了吗?想吃的话就大声求我!」宋仕卿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亲哥哥……好哥哥……妹妹真的想吃了……求求你了……给我嘛……」安德已经被宋仕卿挑逗得不能自拔了。

  「好,这才像话,从现在起你不再是郡主了,你是我的性奴!知道吗?」宋仕卿把鸡巴对准安德的骚屄用力捅了进去。

  「哦……」安德大声浪叫了一声,「主人……奴婢被插得好爽……请主人……用力的插奴婢吧……」

  宋仕卿坐在椅子上用力的顶着安德,这种坐势欢爱能使鸡巴最大程度插入屄中,对于安德这种骚屄,必须次次连根浸没,否则难以驾驭。

  「哦……主人好棒……美死奴婢了……请主人不要停……奴婢要爽死了……」安德浪叫着,扭动着,犹如一只发情的动物。

  宋仕卿插着插着便抱着安德站了起来,安德知道又有更刺激的玩法了,激动的夹紧宋仕卿。宋仕卿一边顶着安德一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走路产生的颠簸感顺着大鸡巴传到了安德的骚屄里,安德感到浑身都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啊……主人……你太会玩了……奴婢要被你玩死了……哦……太爽了……主人你玩死奴婢吧……」安德闭上眼睛一边浪叫一边享受着。

  宋仕卿把安德往床上一丢,与她纠缠起来。宋仕卿顺着安德肥美的臀部一直摸到了她的菊花,伸出一只手指插了进去。

  「哦……主人……你干死奴婢了……好爽……好爽……」安德被前后夹击,感觉有两条鸡巴在身体里抽插,那滋味真是前所未有的爽!

  宋仕卿伸出第二根手指将安德的菊花又撑大了一倍,宋仕卿这样做是因为他想爆菊了。严嵩这小子破了阿碧前面的处,现在我要破他老婆后面的处,这就叫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宋仕卿突然拔出鸡巴,对准安德的菊花插去。

  「啊……不要……」安德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宋仕卿已经将鸡巴插进菊花里了。

  「别怕,一会非但不疼还会更爽呢!」宋仕卿将手指伸进了安德的骚屄里,继续他的前后夹击。

  安德一开始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后来强烈的快感不断的从下体传来,她渐渐的忘却了疼痛,继续放声浪叫起来,「主人……你太厉害了……奴婢感到了更强烈的快感……主人……你用力啊……插死奴婢……」

  安德身为郡主自然是非常爱干净的,所以她的菊花里没有一丝杂物,这让宋仕卿非常开心,他一边插着菊花一边扣着骚穴,好不爽快!

  「啊……主人……奴婢不行了……奴婢要……」安德说到一半就泄了,湿滑的阴精喷得满床都是。

  宋仕卿扶住安德肥美的臀部,机关枪般的猛插了二十几下,然后又猛的拔出,一股浓烈的阳精飚了出来,射得安德满脸都是。

  「主人……真是太刺激了……奴婢都被主人干死了……」安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宋仕卿没有理他,下床穿衣,向外面走去。

  「大哥果然厉害,小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宋仕卿一出门,严嵩就赶了上来。

  「严嵩兄弟,这回郡主已经被我调教好了,你以后只要按我刚才的做法,性吧首发,保证她爱得你死去活来!」宋仕卿拍着严嵩的肩膀说道。

  「这多亏了大哥啊,他日我严嵩飞黄腾达了一定好好报答大哥!大哥,我这就去找郡主试试,就不送你了!」严嵩说完连忙跑进了郡主的屋里。

  宋仕卿暗笑道:这小子真逗!老婆都被我玩的死去活来的,还要谢我?!奇葩!奇葩!

  「世界的奇葩诶~ 为何这样多诶~ 」宋仕卿哼起了小曲。这时一个熟悉的黑影翻进了王府。看着那个消失的黑影,宋仕卿有些疑惑,奇怪?这么晚了芷烟来王府干嘛?宋仕卿跑过去想跟上芷烟,却发现芷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