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不小心跑到所有女孩子都想上我的世界】作者:小银
【我不小心跑到所有女孩子都想上我的世界】作者:小银
我不小心跑到所有女孩子都想上我的世界

来源于sis

***********************************  本文由游戏改编
***********************************
  不正常,这一定有哪里不正常。

  我坐在床上,看着手上闹钟的时间发愣好一阵子。

  闹钟上显示现在的时间是早晨六点整。

  我往窗户外面看过去,斜斜的阳光洒落在我的床上,很显然,现在不是晚上六点。

  换句话说,现在的确是早晨六点的时间没错。

  看来闹钟没有坏掉,我确实没有睡过头。

  嗯,对老是睡过头的我而言,这一定有哪里不正常。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衣橱拿出里面的黄色制服,在衣柜里面翻找了一下,原本应该跟制服放在一起的领带不见了,取得代之的只有一条带子。

  在房间内翻找了十分钟,还是没能找到领带,只好到学校再想办法了。
  等等,都这个时间了,隔壁的房间还没有动静,未央那傢伙该不会还没起床吧?

  我露出了邪笑,换穿好制服后,我打开房门,朝隔壁的房间走过去。

  那个房间是跟我同居的青梅竹马-冰腾未央的房间。

  自从未央那傢伙住进我家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每天都睡过头,然后被她叫起床后数落。今天终于终于变成我比较早起了,这样子的大好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很好,门没有锁上,我按耐心中的兴奋,将房门打开。床上那个棕色头发的少女确实还在深深的进入梦乡。

  我压低脚步声,缓缓的走近床边,然后迅速青梅竹马的拉开棉被。

  「未央,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起床了!」我故意发出大声音,就像平常未央叫我起床一样。

  然后,我维持掀起棉被的姿势久久不能动弹。

  躺在床上的这个少女,竟然不是穿着平常的睡衣,而是只有穿着纯白色的胸罩跟内裤,雪白的肌肤在我的面前一览无疑。

  等等,这是什么发展?为什么我会一大早就看见未央这傢伙的半裸的身体啊!

  「呜嗯,早安啊。」喃喃的说着梦话,未央从床上坐起身来,然后转头,看见了不仅打扰她的梦乡、也看见了她的裸体的我。

  不妙!连逃跑都来不及了吗?神啊,我只不过是想要来个小恶作剧而已,有必要这样子惩罚我吗?

  「雪斗,都还这么早,再让我多睡一会嘛。」未央打了个大哈欠,睡眼惺忪的作势再睡。

  「咦?你不攻击我吗?」受惊过度的我问了个蠢问题。

  「什么啊?世界上哪有对男孩子动粗的女人啊。」未央像是在说梦话一样的说道。

  不正常,平常的话我ㄧ定是擅自被这傢伙叫醒,擅自看见我短裤中硬挺的小兄弟,擅自大骂一声「变态……」后殴打我好几拳,这种暴力女竟然跟我说「世界上哪有对男孩子动粗的女人啊」这种话,这一定有哪里不正常。

  而且话说回来,这傢伙的房间是长这个样子的吗?

  平常可以看见的可爱布偶不知道都跑去哪了,墙壁上贴了数张清秀美少年的海报,墙角边还摆着一颗篮球,虽然这样子说有点奇怪,但是感觉有点像-男孩子的房间。

  「不对,起床了!今天礼拜二耶。」我大叫,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要是任由她这样子睡下去的话肯定迟到。

  「呜,知道了啦。」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这傢伙直接抓起了椅子上的制服跟领带,直接在我的面前穿了起来。

  「未央,你是不是拿错件制服了?」我说,这傢伙穿的制服跟我们学校的女生制服的黄色样式完全不同,那是一件黑色样式、帅气英挺的制服,那是我们学校的男生制服的样式。

  「怎么了?这是我的制服没有错啊。」未央理所当然的回答着,熟练的将领带系好,然后穿上了同样是黑色样式的裙子。

  领带?黑色的裙子?

  话说回来,我身上穿着的黑色制服现在竟然变成了黄色!而且仔细一看,这可爱的领巾、可以绑成蝴蝶结的带子,这不就是水手服的样式吗?我赶紧摸了我的下半身,虽然上半身是水手服,但我确实穿的是长裤。

  「怎么了?雪斗?为什么呆呆站在那边?」未央问道。

  「未、未央,你会不会觉得制服好像哪里怪怪的?」我说。

  「怪怪的?没有啊,我跟雪斗的制服都很普通啊。」怎么回事?我们两个人这样的制服样式很正常吗?

  不可能,今天早上竟然没有被未央揍、另外我们两人的制服竟然颠倒了过来,这一定有哪里不正常!

  思绪一片溷乱的我跟未央一起像平常那样的吃过早餐,然后两人一起步行到电车车站。

  看来可以排除是整人节目在恶搞我的可能性了。

  月台上有不少跟我们就读同一所学校的学生,男生跟我一样穿着可爱的黄色制服样式,而女生跟未央一样穿着黑色样式的帅气制服。电视台不可能只为了恶搞我ㄧ个人就跟这么多人串通好才对。

  「雪斗,你今天不去那边吗?」就在我们准备上电车时,未央对我问道。
  「哪边?」我问。

  「『男性专用车厢』啊,难道你不怕被痴女袭击吗?」看来也可以排除我误闯搞笑电影拍摄现场的可能性了,应该没有哪个天才编剧可以想出这么高明的搞笑题材。

  未央的台词虽然感觉在开玩笑,但是从她的口气中感觉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她是很认真的在询问我为什么没搭平时会搭的车厢。

  「啊,今天想换搭普通车厢看看。」我随口编了个理由。仔细一看,车厢内也很不正常,大多数的乘客都是应该是搭乘「女性专用车厢」的女性们,男性反而佔了少数。

  然后,学校也感觉不太正常。

  数名女同学很没教养的坐在桌上,完全不在乎自己迷你裙下内裤,在我的角度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幸好我跟未央不是同班,不然被她发现我盯着女同学的内裤看时肯定又会被揍个半死。

  虽然看得很爽,但是这样子很不正常对吧?正常来说,女孩子应该都会注意自己的内衣裤是不是被看光光才对啊。

  话说回来!这种美妙的光景,三太郎那变态绝对不可能默不作声,那傢伙绝对会用他新买的相机乱拍一通!

  「啊,雪斗,怎么一个人在教室门口发呆呢?」我的背后响起了三太郎的声音。

  一脸雀斑、长相稚气的三太郎,现在一如往常的拿着单眼相机像我搭话。
  他也跟我一样穿着可爱的水手服。

  「三太郎,你会不会觉得教室有哪里让人感觉非常兴奋吗?」

  「非常兴奋?哪里啊?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三太郎往教室内看了一圈。
  那个没事老爱拿着相机对着女孩子勐拍、把对方连同身家跟内衣裤颜色调查的一清二楚,老是游走在性骚扰犯罪边缘的那个三太郎,现在竟然把眼前的底裤天堂当成很普通的事情!这、这绝对有哪里不正常!

  「那,你会不会觉得制服有哪里不正常?」

  「制服吗?不会啊,男孩子果然就是要穿可爱的水手服呢。」三太郎的台词让我有种他在装小女生的错觉。

  不可能!那个对女仆装以外的服装都没有兴趣的三太郎竟然会关心男人的衣服!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啊!我知道了!

  「是外星人!这一定是伪娘星人的秘密洗脑侵略作战计画!这样子就可以解释这件水手服的问题了!」当我意识到时,才发现我在精神错乱的情形下说出的奇怪的话。

  「雪、雪斗,你在说什么啊?」三太郎被我吓了一跳。

  「外星人?要是真的有的话,政府不可能完全没发现吧,不过如果是秘密洗脑的话倒是有可能就是了。」连这种奇怪的台词都能搭上话的人只有一个,我的同班同学-安东璃子。

  「那个,璃子,我可以问个奇怪的问题吗。」我把三太郎丢到一边,对璃子问道。

  「可以啊,说吧。」

  「璃子会不会觉得教室的气氛跟制服有哪里奇怪吗?」我说。

  「还真是奇怪的问题呢,教室的气氛吗?」璃子凝神观察教室好一阵子,仔细一看,这个平时行为端庄的淑女现在竟然一只脚踏在桌子上,迷你裙顺势被撩起,粉红色的内裤一览无遗。

  「没有什么特别的啊,男生的制服也跟平常一样可爱啊。」璃子严肃的回答。

  「这、这样啊,谢谢。」璃子说话时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连璃子也是完全不觉得奇怪吗?换句话说,感觉奇怪的人只有我ㄧ个人而已吗?

  「好了,大家回到座位上,开始上课了。」瑞希老师走进教室说道,呜!
  那个巨乳美人的瑞希老师西装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男性用的那种款式,而她领口上的釦子是解开的,因此美丽的乳沟就这样展露出来,但是本人似乎没有察觉自己的身体暴露的样子。

  装做没看见的我迳自回到座位上,拿出课本,虽然教室很奇怪,但是上课的内容很正常。

  是第四节课的体育,看来得要将身上这套莫名奇妙的水手服换下才来行了。
  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会,平时远看总觉得水手服有种神秘感,但现在看来这跟平常的衬衫应该没什么不同,因此我就像平常脱衣服一样的拉起衣服。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周遭女孩子们聊天的声音停止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都在注视着我。其中似乎还有个一边喘气一边流鼻血的傢伙在。
  「雪斗,你为什么在教室里面脱衣服啊?」三大郎对我发出尖叫声。

  「因为是体育课所以换衣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子直接在教室中换衣服,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那也该去更衣室换啊!喂,女生全部头转过去不准看这里。」三太郎喊着,周遭的女生真的都自知理亏的而转过头去,然后我就跟着三太郎到了原本应该是学校中女子更衣室的房间。

  仔细一看,更衣室上的牌子上写的字变成了「男子更衣室」。

  「吼,雪斗你一个男生突然在教室当中换衣服真是吓死人了,你是怎么回是啊?」三太郎开始换起衣服。

  「应该是没睡饱的关系吧,哈哈哈哈。」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我只能傻傻的乾笑敷衍着。

  「你要小心一点啊,这样子会被女孩子当成是在诱惑人的」

  换衣服就能被当成诱惑?现在法律这样子规定吗?

  「对了,还有最近偷拍跟偷窥也很盛行,你那样子很容易被女孩子偷拍下来的。」三太郎将手中的单眼相机放在椅子上。

  偷拍跟偷窥不就是你的专利吗!平常的话你这傢伙不都是拿着单眼相机,偷偷在那边的小窗口中往这里偷拍跟偷窥……。咦?

  更衣室一角的小窗口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女孩子羞红着脸偷偷摸摸的往这边窥视着,而且那个女孩子不就是我的青梅竹马未央吗!

  未央跟我四目相交,她好像做了坏事被人抓到一样的呆愣在原地。

  为什么?有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青梅竹马要偷窥男生换衣服啊!
  「怎么了,雪斗,怎么还不快点换衣……」然后,半裸的三太郎也察觉到了窗口中的女孩子。

  「呀啊,有人在偷窥啊-」然后三太郎双手遮住胸口,发出了巨大的悲鸣声。
  「冷静一点!三太郎!被看光是不会少块肉的!」转头一看,发觉事蹟败露的未央已经逃跑了。

  「这跟有没有少肉没关系吧!被人家给看光光了我要怎样嫁人啊!」三大郎大叫着。

  「嫁、嫁人?」那个不是女孩子才会考虑的问题吗?

  「我、我要去跟老师说!」三太郎说着小女生的台词,迅速换好体育服跑出房间,留下一脸愕然的我。

  请问我的好友到底怎么了?

  幸好三太郎没有察觉到对方是未央,所以虽然跟老师报告了但最后也没有办法查出来是谁做的,直到午休时间,我才在走廊上找到了失神落魄的未央。
  「你在干什么啊,老师很生气喔,说要把偷窥男孩子的女学生退学的样子。还好那个偷窥口从里面很难看清楚外面,不然你就死定了。」我从背后向未央搭话,吓了她一跳。

  「那个,雪斗,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未央扭扭捏捏的向我道了个歉。
  「你在说什么?」我问。

  「那个,我偷窥你换衣服的事情。」未央胆怯的说。

  「啊,那个没关系啦。」

  「没、没关系?真的吗?」我的回答似乎让未央非常意外,她紧张的向我反问。

  「当然,裸体的话,小时候我们两个早就互相看光光了吧,所以我一点也不在乎搂。」说老实话身为异性,确实还是会在乎未央的眼光,不过看她胆怯的样子不仅让人想打肿脸充胖子。

  「那、那也就是说。」未央发出可怕的喘气声,向我逼近「以后我也可以尽情的偷窥雪斗换衣服、洗澡,甚至是打手枪……」

  「当然不可以!你变态啊!」我忍不住用力的揍了未央一拳。

  咦?奇怪,以前我常常对未央说了一些超微有点超过的话,然后就被她痛殴好几拳,刚才的对话好像我们两个人的立场相反过来了。

  仔细想想,男女的制服样式也是完全相反过来。而原本应该是女性专用车厢、女性更衣室等等女性专用的地方,全部都变成了男性专用。而学校中女生毫不在意的暴露身体,而男生则是不能公然在女生面前裸露身体。

  颠倒过来了。

  全世界中男生跟女生对性的观念完全颠倒过来了,而且只有我ㄧ个人感觉到这种异常。

  难道说,这是那个吗?我自己一个人闯进了性别意识颠倒的平行世界的这种莫名奇妙的设定?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我又是怎样跑进平行世界里的呢?

  我回想起了自己看过这种以平行世界为题材的故事,一般而言主人公一定是经过什么特别的手续,才会穿过时空跑到平行世界当中,同样道理在我身上应该也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一直到昨天放学为止,学校都还是很正常的,也就是说事情应该是在放学之后才发生……对了!

  是电车!肯定是那班电车没错!

  放学后,我赶紧收拾东西,迅速往车站的方向冲去。

  放学时间的车站一如往常的人挤人,我所在的车厢也是人满为患,我穿过无数的女人,往记忆中昨天晚上站的位置走过去。

  昨天晚上我一如往常的撘电车回家,然后就在这里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上车时虽然一如往常,大量的上班族跟学生挤得我完全无法动弹,但是就在没几分钟后,我所在的车厢中的乘客除了我以外突然全部消失了。

  全部消失了,巨大的电车车厢中只剩下我ㄧ个人还站在原地。

  原本我以为是我不小心睡过头,结果电车开到了终点站,但是仔细观察外面的风景才发现并没有到站的迹象,整台电车依然持续的向前驶进。

  而周遭的景色都变成黑白跟灰色,原本应该窗户外透进来的夕阳变成了死气沉沉的灰色光芒,而电车内原本应该色彩艳丽的广告看板也变成了了无生机的黑白色。我赶紧看向我自己的身体,只有我自己身体的色彩还是保持原样。

  一种异样的恐怖涌上我的心头,我往其他的车厢走过去,希望能找到其他人把状况弄清楚。

  接连好几个车厢都是没有任何人,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一道刺眼的光芒在我面前闪过。随后,世界恢复了色彩,我的身旁也出现了大量的女性乘客。

  当下只是以为是自己做了个白日梦,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定就是导致我进入这个性别倒错平行世界的原因。要是能在引发一次那种现象的话说不定能使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中。

  我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了原因,但是那种特殊现象似乎不是这么容易引发的,我现在虽然跟搭乘了跟昨天同一个时间的电车,不过却没能成功引发那个现象。

  没办法,等下了电车后再想办法吧。就在我这样子想的时候,好像有什么异样被引发了。

  有一只手正在偷偷在我臀部上画圆圈,似乎是悄悄的在爱抚我的样子,一会后那只手越过我的裤子,深入到裤裆之中。

  同时,我的耳边传出了「呼呼」的喘息声,似乎是这只手主人的声音。
  喔,真不愧是进入平行世界的仪式,连可以吐槽的异样都这么多!等等!这不是什么异样,而是我碰上色狼了吧!

  趁着那只手正要持续深入的时候,我迅速抓住了他,好样的,竟然敢袭击本大爷,绝对要让你不得好死!咦?

  原来偷袭我的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而且还是我认识的人。

  她叫做杉下风花,是个跟我同年纪、戴着眼镜的让人可以联想到文学系少女的弱气女孩,跟我不是同一个学校,是另外一间大小姐学校的女学生。

  我之所以认识她是之前有一次搭乘电车的时候,我曾经救过被痴汉袭击的她,之后并没有特别的深交。

  没有想到在这里的世界,风花从被痴汉袭击的角色变成了痴女的角色,而我的身分就好像是在原来的世界当中被痴汉袭击的女孩子吧。

  能够被风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袭击我也是挺幸运的吧。

  电车内的人潮一如往常的拥挤,没有人看向我跟风花这边,在这里做点大胆的事情应该也不会有人看见吧,风花应该是这样子想才下手的。

  「风花,继续吧。」我将风花的手往自己的裤裆上移动,拉下自己的拉炼,让她直接触摸我的股间。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怎么会已经这么硬了?」风花在这个世界似乎不认识我的样子。

  「以前曾经跟你见过一次面,不过你应该已经忘记了吧。」我说着不算是谎言的实话,不过对于我的身分,风花的注意力似乎已经完全转移到我硬挺的东西上。

  小心的回避周遭的乘客,风花开始小心翼翼套弄起我的东西,双眼紧盯着我的脸看,似乎想把袭击对象的神情深深印在脑海一样。从这生疏的动作看起来,她跟我一样,第一次在电车上做大胆的事情吧。

  周遭的乘客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我跟风花这边,我平常就常妄想着跟女孩子做大胆的性爱,但是在电车上让女孩子触摸自己下体的这种事情倒是从来也没有想过,这种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的气氛让人感到格外刺激。
  「那个,我可以加快速度吗?」风花在我旁边小声的说,那种感觉像是小心的在询问女生感受。

  「可以喔。」我的回答宛如触动了开关一样,风花开始更加激烈的套弄着我的东西。

  好爽,果然被女生弄跟自己打手枪的感觉完全不同。

  「可以请你说一下吗?『小鸡鸡好爽』。」深怕被别人听到,风花在我的耳朵旁边小小声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性骚扰要求,这应该是风花平常的性幻想吧,一但有了能够实践的机会就会这样得寸进尺的要求我。

  都让我这么爽了,回应她的要求也不是什么过份的事情。

  「小鸡鸡,好、好……」我的嘴张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电车上,讲这种话万一被哪个人熟人听到的话不就惨了,不对,就算是陌生的女孩子听到也是会害羞得要死啊!

  「哈呼,哈呼。」为了能够更清楚的听见我羞耻的台词,风花将耳朵靠近我的嘴边。

  这样子的话,小小声的说应该没问题吧。

  「小鸡鸡,好,爽。」说话时连我自己都意识到我的脸已经通红了,我斜眼看着周围,虽然应该还是没有被人听见,但是紧张的心情还是不能平复。

  「谢谢。我一直很想听到男孩子这样子说,啊,好兴奋。」因为我的台词还兴奋过度的风花更加快速的套弄我的东西,在如此激烈的套弄之下,勐烈的排泄感涌了上来。

  「那个,风花,我差不多要射了。」我对风花说道。

  「射、射精吗?我知道了。」风花说着,一只手维持着套弄的动作,另一只手覆盖在我的龟头上。似乎是想要在射出的时候可以直接接住,免得弄髒周遭。
  「去了。」我的话让风花把视点转移到我的下体,我开始射了出来,在拥挤电车上的射精。

  「竟然还会抖动,好色。」风花讶异的看着我射精的生殖器官,一波一波的液体贱到她纤细的手指当中。

  不妙,这种暴露玩法的快感实在是太爽了,万一上瘾了可是无法收拾啊。
  射精结束后,我俐落的将我萎缩的东西收好,拉上拉炼。而风花则是看着手掌的液体呆愣着。

  糟糕了,刚才只顾着爽,没有想到事后要怎样处理了,这样子不就要让她带着让沾满精液的手下车了吗?

  就在这时候,风花将手靠近嘴边,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我的精液。

  不妙!我的小兄弟又要不安分了。

  「那个,很奇怪吗?我是看A片上都是这样做的。」看见我讶异的表情,风花胆怯的说道。

  「不会,干得好!」我不禁伸出了大拇指,不过因为意识到现在还是在电车上,还是压低了自己的声量跟动作「不过还是用记得带面纸比较好。」

  「嗯。」风花应声,继续将剩下的精液舔完,她该不会对我的精液上瘾了吧?

  「那个,我差不多要下车了。」风花随手将剩下的精液在身上擦掉,然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跑了下车。

  我看着风花下车的背影,回味着自己刚才大胆的举动。我刚才的举动在原来的世界中,应该是被痴汉袭击的女孩子主动要求对方更进一步吧,对痴汉来说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事情,因此就会更加的迎合女孩子来做。

  那么换句话说,我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利用这种模式跟对我的身体有兴趣的女孩子做各种大胆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露出了淫笑,刚才还在想什么回去原来世界的,现在看来根本没这个必要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爽了!爽到让人不想回去啊!

  就在我在心中欢呼的时候,又有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屁股。

  我迅速的抓住那只手,回头一看。

  这一次是一个年过五十的欧巴桑痴女。

  顺便一提,我不萌熟女的。

  「啊!这边有个痴女!」我发出了尖叫声,很快的那个欧巴桑就被站务员给带走了。

      ***    ***    ***    ***

  我比未央还要早回到家中,我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潜入未央的房间。

  早上的时候就有种未央的房间是男孩子房间的感觉。现在确立了「性别倒错」这个假设后就可以确定,现在这间房间是以这个世界未央的喜好而摆设的,我在床底下摸索了一会,果然摸出了几本暗藏起来的书本。

  果然,跟原来世界的男孩子一样,这个世界的女孩子会把色情书刊藏在床底下。

  我性致勃勃的翻阅封面,结果竟然都是BL的书籍。

  原本以为说这个世界的男生都喜欢看GL物,女生则是喜欢看女性主动的正常物,看来并不是所有的观念都颠倒过来就适用呢。

  虽然是BL,但我还是毫无障碍的阅读下去了,虽然看这些没办法让我兴奋,但是我很快就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似乎是为了迎合女性的妄想,几乎每本的体位都是以骑乘位为主,在这个世界里面正常位跟骑乘位是交换过来的吗?

  「喂,你怎么随便就把我的珍藏翻出来啦!」未央回来了,看见我看色情书刊的模样却只是生气的站在房门口。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在原来的世界中,如果被女孩子翻出了自己的色情书刊而且就在自己面前读起来,最多也只是会觉得尴尬而已,不会有去阻止对方的行动。

  「真是的,女孩子看这种书很正常的啦,倒是雪斗像你这种男生不能看这种书的啦。」未央将手中的篮球随手往房间角落一丢,拿起书桌上的宝特瓶直接大口灌了起来,仔细一看她穿着的是男生在穿的运动服,那个轻便的运动服之下硕大的双峰若影若现。

  原来世界的未央是对篮球完全没兴趣的,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很喜欢打篮球吗?难怪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们虽然同时放学,我却比未央早回到家。

  对了,看见未央的运动服才想起来,从学校回来我还没把水手服换掉呢,这个世界的夏季也是热得要死,赶快把上衣脱了吧。

  「未央,你喜欢怎样的角色?美少年吗?还是兄贵系?」我将脱下的水手服丢在一旁,看着色情书刊对未央问道「这种大叔角色的,你也喜……」

  为了当做以后在这性别倒错世界美妙生活的参考,我想要尽量多了解些这个世界女孩子的想法,但是我的话说到一半时发现状况有点不妙。

  未央这傢伙的眼睛闪闪发光的,口中还喘着气。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在原来的世界中,同居的女孩子在男生面前翻看色情书刊,一边看还一边脱衣服,最后还问男生喜欢怎样的女生,被问的那个男的绝对马上变成狼啊!

  「我、我喜欢像雪斗这种的!」未央扑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床上,好大的力气!因为平常就有在打篮球的关系,我竟然没有办法抵抗未央的力道,就这样着拿着BL书籍被她压在床上。

  「雪斗,我可以摸你吗?可以吧,因为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所以就让我摸嘛。」未央的手移到我的胸部上,「放心好了,不会弄痛雪斗的,所以不要害怕,呼呼,全部都交给我,呼呼,真的,呼呼,一点也不可怕喔。」

  好可怕!未央的表情好可怕!

  未央一边喘着气一边用食指逗弄着我的乳头,而大腿就这样直接顶在我跨下上,那柔软的触感令我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雪斗变得好色喔,才摸一下乳头就挺起来了。」未央在我的耳边说道,娇媚的喘息吹上我的胸膛,很意外的这种变态的青梅竹马感觉还不差。

  「接下来,来摸雪斗最重要的地方。」未央解开我的腰带,将我的东西给掏了出来,我那不争气的小兄弟笔直的面对未央。

  「哇,原来还可以长这么大啊,好可爱。」未央的视线紧紧盯着我的东西看,伸手抚摸起我的东西。

  或许,就这样把我的童贞……

  「果然男生的鸡鸡直接近看跟隔着厕所门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呢。」未央说着,整张脸贴进我的东西旁边,被这种下流的方式对待也不错……等等。

  「未央,你刚刚说隔着厕所门?」

  「对啊,今天下午我有偷看过雪斗上厕所的样子喔,啊,雪斗,怎么会突然变小了?」

  我站起身来,将裤子穿好。

  「我中午不是才教训过你吗!」愤怒掩盖性欲,我ㄧ把将未央抓起,狠狠的给她一拳。

  「搞什么飞机啊!就算是原来的世界也没有哪个男生会公然对女生说出『我偷窥过你喔』这种鸟台词吧!」将发情的未央打到昏厥后,我气愤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手中还拿着几本从未央房间干来的色情书刊-当然是BL的。

  我伸手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床底下,果然这边世界的我是没有色情书刊的。
  「先睡吧。」将未央的色情书刊放好后,我倒头进入梦乡。

  在梦中,我见到了天使。

  是的,天使,既然是梦的话,那么见到天使这种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吧。
  「在搞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我要负起这种责任啊!这又不是我的错!」说话的声音隐隐约约可以听得出来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再说为什么会是这种羞人的东西!绝对不做!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做!」小女孩天使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响起,但是我完全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梦到这里结束。

  早上醒来时,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有关于天使的梦,但是梦的详细内容已经想不起来了,看了一下闹钟,依然是早上六点钟,我又没有睡过头。

  换句话说,未央那傢伙今天也是……

  我换好水手服,立刻走到未央的房间,果然这傢伙跟昨天一样依然还是沉沉的睡着。

  昨天因为没能了解这个世界的设定所以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这次可不会再错过了。

  「未央,起床搂。」我说道,当然我并没有立刻叫她起来的意思。

  我忍住笑意,跨坐在在未央的身上,压低身体靠近未央的耳朵旁边。

  「未央,你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搂。」我说完,在未央的耳朵旁边吹了一口气。

  「什、什么?亲、亲吗!」未央惊醒过来,发觉到我正跨坐在她身上,「雪、雪斗,你快下来!我起来了,我起来了啦!」

  惊慌失措的未央闪过我的身体,赶紧拿起书桌上的制服在我面前穿了起来。
  我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某些故事中的妹妹角色可以这样子不厌其烦的玩这种叫起床游戏了,因为就算是恶作剧到这种程度,也是会被允许的呢,看对方那种因为对自己的身体有反应而慌张的动作有一种意外的快感。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原来的世界中,男生做这种事情就算没有被送到警察局也会马上被未央杀掉,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完全不用担心这种问题呢。

  「雪、雪斗,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正在穿衣服的未央摆弄着手上的领带向我问道。

  「刚才的话是指?」

  「你说亲……不,没事。」未央通红了脸,不等待我就自己跑出了房间。
  呼呼呼,明明很在乎,但是却又不好意思直说,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然后,学校内还有另外一名目标-美作碧衣。

  她是学生会会长,头脑好人也漂亮,有着一头漂亮的金黄色头发,受过上流社会教育,端庄优雅的大小姐举止也曾经让我心动过一阵子。

  我到了学生会社办的前面,其实我姑且也算是学生会的一员,只是最近很少往学生会这边跑了。印象中,这个时候的碧衣学姊应该会在社办内一边优雅的饮用下午茶,一边处里学生会的事务。

  我将社办的门打开。

  「啊……好热好热,怎么会这么热啊。」那个才貌双全、美丽的代名词的碧衣学姊现在敞开自己胸前的制服,为了凉爽双腿毫无礼仪的大幅张开。学姊一手继续拉扯自己的衣领,一手拿着垫板帮自己煽风。

  我将社办的门关上。

  好了,深呼吸深呼吸,这种程度在这边的世界是很正常的,就跟原来的世界中的男孩子脱上衣乘凉一样,一点奇怪的地方也没有。

  平复情绪,我再度将社办的打开。

  「午安,碧衣学姊。」我进入社办内,虽然看见我进来,但是碧衣学姊完全没有停止她那没教养举止的意思。

  「是雪斗啊,午安……」碧衣学姊有气无力的应着,我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碧衣学姊,她的胸罩以白色为底、刻上黑色线条图桉而且还以黑色雷丝作为陪衬,意外的很有大人的成熟感,内裤也是相同的样式,就算是色情书刊上也没看过这种的内衣,真是让人意外。

  「碧衣学姊,我问你喔。」我说。

  「怎么了?」

  「我可以看你的胸部吗?」我说了个在原来的世界绝对会被当成变态的要求。

  「可以啊。」但是碧衣学姊完全不在乎的将自己的胸罩脱了下来,美丽的双乳我在面前晃动着,粉红色的乳头就好像是小樱桃一样可爱,碧衣学姊没有害羞、也没有炫燿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把自己的上半身裸露给后辈看而已。

  竟然马上就成功了!只不过是随口的要求,就可以让学园偶像的碧衣学姊在我面前露出胸部,性别倒错世界实在是太棒了!

  「那,你看女生的胸部想要做什么呢?」碧衣学姐问。

  那当然是要又摸又吸啦!不,等等,在原来的世界,女孩子如果随便提出要摸男生乳房的要求,男方还是会感到困惑的吧。

  「啊,我昨天在电视上有看到乳房占卜,说是用摸的就可以测出对方的性格,想要对碧衣学姊试看看可以吗?」说出口就后悔了,我编的这是什么烂理由,这样子肯定完蛋了。

  「占卜啊,男孩子都这么喜欢这种东西吗?好啊,就让你占卜看看好了。」很意外的成功了!

  我伸出双手握住了碧衣学姊的胸部,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的胸部,我有些不知道怎样下手,不过都说了就随便做下去吧。

  我像按摩一样揉弄着碧衣学姊的乳房,好柔软,女孩子的身体比想像中的还要柔软,这美妙的触感让人停不下来啊。

  「哈,哈。」碧衣学姊发出了喘息声,脸颊也稍稍泛红,果然被男孩子摸胸部还是会害羞的吧。

  「学姊的乳头硬挺起来了。」我坏心眼的说道。

  「啊,那、那个是因为。」碧衣学姊果然慌张了起来,不想被学弟知道被男孩子摸胸部的时候竟然会兴奋吧,好可爱。

  「这样子表示学姊最近的桃花运不错喔。」我随口掰了个自己知道的辞彙。
  「啊,原来是在说占卜啊,哈哈哈。」碧衣学姊安下了一颗心,我继续揉弄她的胸部「那个,先占卜到这里就好了吧?」

  「呜?」结果学姊还是发现我的动机了吗?

  「还有学生会的事务要做,雪斗你也来帮忙吧。」碧衣学姊往后闪避我的手,然后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啊,好,我知道了。」算了,反正以后还多的是机会。

  到了放学时间,我预先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照相手机,偷偷的将女孩子们毫不知耻而露出的内裤给拍了下来。

  呼呼呼,大丰收大丰收,如果是原来世界的三太郎应该会羡慕得要死吧。
  「雪斗。」突然,璃子严肃的声音叫住了我。

  偷拍被发现了吗!

  不对,冷静点,在这个世界里面并不存在偷拍女性内裤的观念。

  「怎么了?璃子,怎么一脸严肃的。」我用自认最平稳的语气说道。

  璃子是我除了未央以外深交最多的女孩子,我在图书馆跟身为图书委员的她认识的,她跟我一样喜欢看一些题材奇特的科幻小说,因此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偶尔我也会跟她倾述一些烦恼。

  「从昨天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了,雪斗你感觉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说变了个人,是怎样的感觉。」我问。

  「不要生气喔,我感觉你好像……变成了女孩子似的。」换成原来世界的语言,就是璃子已经察觉到我男孩子的习性吧。真不愧是璃子,连跟我住在一起的未央到现在都还没察觉到呢「雪斗,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吗?」
  我迟疑了一会,如果是璃子的话,说出来应该没问题吧。

  「璃子,我接下要说的事情是件很难想像的事情,你会相信吗?」

  「相不相信是另外一回事,我知道雪斗是绝对不会对我说谎的。」璃子像大姊姊一样的发言稍微冲击到了我的心。

  看来应该是不用隐瞒璃子了,下定决心,我决定将从前天开始我周遭的异变说给了璃子听,当然,是除了勾引痴女、诱惑未央跟摸碧衣学姊胸部的事情以外。

  「也就是说现在的雪斗是从性别意识颠倒的世界过来的另一个雪斗吗?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就可以解释雪斗昨天一天的行动了,就算只是妄想我也会相信喔。」

  「谢谢。」我感激的说,不过后面那个「就算只是妄想」可以省略掉吗?
  「雪斗,你看。」璃子发出声音,吸引我的注意力。

  然后璃子突然打开胸前的钮釦,露出了青色花纹点缀的白色胸罩。

  「呜喔。」我大叫一声向后仰倒,差点没有翻倒在地上,这突然其来的暴露给了我不小的冲击。

  「果然,对另一个世界的雪斗而言,这样子感觉很猥亵吧,这样子就确定了,雪斗不是在演戏而是在说实话。」璃子说着,将钮扣扣了回去。

  「等等!再让我看得更清楚一点!」眼看着美丽的风景即将消失,我发出大叫。

  「喂,别用那种色情的眼光看我啦。」璃子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对了,被女孩子知道了事情真相的话,性别倒错的魔法也就消失了。

  「小气。」我无奈的说着。

  「别管这个了。我来整理一下,现在的现况就是要想办法再搭一次那个发生异样的电车,试试看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对吧,放学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吧。」璃子得出了跟我相同的结论。

  「嗯-不用这么着急也没关系吧。」昨天开始才打定主意要好好享受这个世界的,我不想这么快就回到原来的世界去。

  「雪斗,你该不会是在想着要享受这个世界,不想早点回去这种失礼的事情吗?」呜!为什么猜得到!璃子你是外星人吗?

  「你好好想想看,你可是穿越了时空到了不同的世界来耶。」璃子说。
  「嗯,我知道,所以那又怎样?」

  「虽然还不清楚是怎样的设定,但是普通来说绝对没有这种事情的吧,万一像你这种穿越时空的存在对某些人而言是不得不消灭的目标的话,说不定马上就会被抹杀掉了喔。」

  璃子的话立刻点醒了我,的确,以前就曾经看过某个以平行世界为题材的故事,穿越时空的主角一行人实际上是外星人的实验对象,结果外星人发现主角不受控制后,就下手开始抹杀主角。

  「璃子的意思是说,现在我的性命可能被外星人盯上了?」我问。

  「是不是外星人就不清楚了,总之让你这样长久待在这个世界可能会很危险就对了。」果然璃子的头脑转得很快,跟思想纯洁的我完全不同,立刻点出了潜在的危险性,这点也让我同意必须尽快找到回到原来世界的办法。

  然后,我跟璃子一起搭上了电车,同时也顺便向她解释了异变发生时的详细情形。

  跟昨天一样,这班电车还是一如往常的人挤人,没有任何异变发生。

  「什么也没发生呢,雪斗你还是女性版的雪斗吗?」璃子问。

  「嗯,还是我。」跟璃子说话有一个乐趣在,不了解我们之间话题的人是永远也搞不懂我们在说什么的。

  「看来应该是有什么条件还没有触发的样子,有可能是在放学到电车前还有什么条件还没有触发到的关系。」璃子冷静的分析让我相当佩服。

  「原来如此,的确是有这个可能,如果还有想到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嗯,那么,我在这站下车,明天见。」璃子说着,跟着人群下了车站。
  「明天见。」就在我跟璃子离别的那一瞬间,一只手往我的臀部上袭击过来。

  这手的触感……风花吗?

  转头一看,确实是风花没错,她是特地等到璃子离去才出现的吗?

  「今、今天,我有带面纸过来。」风花在我身旁小声的说。

  呜嗯,还是不要这么早回到原来的世界比较好吧。

  「今天,可以让我摸睾丸吗?」我点了头,风花这次不等我的手,直接拉开我的拉炼,将我的东西掏了出来,手指头触击了我的蛋上。

  「又是只碰一下就这么硬了……」风花说着,手上的动作从碰触开始慢慢的开始转变成握紧。

  「好神奇,男生的睾丸摸起来竟然是这种感觉……」风花陶醉在抚摸我的小兄弟上。

  好,今天就更进一步。

  「风花,我可以摸你下面吗?」我说。

  「耶?可以吗?」风花的眼神中明显的表露出兴奋的神情「不会觉得像我这种痴女的身体很噁心吗?」

  「当然不会。」

  「那,请用。」这次换风花的手引导我穿过迷你裙,从内裤上深入了风花的私处。

  感、感觉到了!这个湿黏的触感,柔软又温热的肉壁,生平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的私处!

  「哈呼……哈呼。」风花紧贴着我的胸口,可以感觉到她身体中散发出的热气,我的手指开始进入她的体内,风花的呼吸又更急促了。而风花也是转为握住我的东西,然后前后套弄着。

  「啊……」一会后,风花发出压低的喘息声,套弄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我感到液体从手指间流出来,风花高潮了。

  「对不起。」风花突然说。

  「怎么了?」我不理解她的意思。

  「那个,A片的女演员都很持久的吗,像我这么快就高潮的完全不行吧。」风花说,你是性知识不成熟的国中男生吗?

  「A片那些都只是演戏而已,像你这样是很正常的。」我说。

  「耶?为什么像你这样的男生会这么清楚?」呜啊,真是个一针见血的问题。

  「啊,这个是-对了,因为有时候会听女性朋友在聊这方面的话题,所以碰巧知道。」

  就在这时候,电车停了下来,已经到站了。

  「啊,那么,下次再见。」风花亲自将我的东西收好,并帮我拉上拉炼,随看自己赶紧跑下了车,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傢伙慌慌张张的张结果忘了处理自己下体上的体液。

  真是个慌张的痴女啊,话说回来,我被挑起的小兄弟还没解决掉呢,该怎么办呢?

  我走下电车,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回到家后拿风花的脸来自我解决,但是好不容易待在性别倒错的世界,可以的话希望不要用这么寂寞的方法。

  随便诱惑路上长得不错的女人上床如何?感觉上我在这个世界挺吃得开的。不行,如果真的这么做,就算是这个世界也会被当作痴汉吧。

  就在我思考着对策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背后有一股阴深的气息。

  转身一看,对方是一个戴着口罩,穿着深色大衣的女人,这女人双手拉着大衣,双眼直盯着我看。

  「呼……呼……」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喘着气。

  「啪」的一声,女人将他的大衣拉开,没有内衣,这女人直接在我面前露出她那美丽的巨乳以及细緻的美丽肌肤。

  这、这是,暴露狂吗?

      ***    ***    ***    ***

  我看了看四周,现在路上除了我跟她以外没有其他的路人,很好,这下子又确定是天降的好运啦!

  对方虽然戴着口罩,不过可以看得出来是大约快三十岁的棕色卷发成熟女人,而那个大得过份的胸部──实在是太壮观了,这应该是我这一生当中看过最壮观的!

  「哈呼……哈呼……」暴露狂姊姊看着我没有害怕的表情似乎很惊讶。
  下面已经湿透了,暴露狂姊姊光是想着要做这种事情就已经兴奋得不得了吧。

  我向暴露狂姊姊的胸部伸出了手,如此宏伟的胸部就这样裸露在眼前,回到原来的世界绝对没这个机会了吧,一定要趁这机会摸到──

  「喂!那边那个暴露狂!给我离雪斗远一点!」未央的声音响起,这才看见穿着运动服的未央高举篮球,作势要攻击人的样子。

  暴露狂一听见未央的声音,立刻拉起大衣从我身后逃跑了。去,未央你这碍事的傢伙。

  「安心吧,雪斗,我一定会抓到那个暴露狂的,你就在这里待着。」未央跑到我面前担心的问。

  「等等,你一个人追太危险了,这次就算了吧。」我赶紧拉住未央,暴露狂姊姊可能还会再找我下手,而如果现在那双美丽的巨乳进了监狱的话,就一辈子不可能再摸到了。

  「说得也是,我知道了,就这样算了吧。」很好,未央也接受了。

  「那么,我们一起回家吧。」我说。虽然没能摸到很可惜,但是未央也是一番好意,只得原谅她了。

  「喂,雪斗。」未央突然将自己的运动服一口气往上拉,里面也没有穿胸罩,可爱的乳房直接暴露在我面前「要比胸部的话,还是我的比较帅吧?」
  喂,虽然你的也不差就是,但是怎么能够跟暴露狂姊姊的的世界奇观相比呢?呜啊,没能摸到真是懊恼啊、愤怒啊。

  等等,在原来的世界里面,如果女孩子碰到男孩子突然在自己面前脱衣服然后说「还是我这里的比较帅吧?」的时候,应该要怎么做?

  「你这个死暴露狂!」我发自内心狠狠的揍了未央一拳。

  结果,今天我的小兄弟还是只能自行发泄。

  将自己的房门锁上,我坐在床上,让自己的的身心回到电车上,慢慢回响起风花当时的神情,然后任由妄想奔驰。

  「明明就在电车上竟然还敢变得这么大,不怕被人看就是了?」风花原本怯弱可爱的神情现在变成了带着嘲弄我的神色。

  风花是这种角色吗?算了,反正感觉也不差。

  「竟然还像这样子毫无抵抗的,你就这么喜欢被痴女袭击吗?」

  超喜欢的啊,风花。

  「哈?什么?超喜欢吗?」在这里风花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乘客以及障碍物,直接将我推倒在电车的地板上,这时候的我全身赤裸,成大字型的躺在电车中央「听见了吗?大家?这傢伙说他超喜欢被痴女袭击的啊!」

  呜,感受到了,旁边的女乘客看着我赤裸勃起的小兄弟而露出的那种讶异的神情。

  「啊哈哈,果然呢,你果然是被人看就会越兴奋的那种类型,太棒了,你是最棒的猎物!」说着,风花拉开我的双腿,跪在地板上伸手套弄起我的东西,风花原本充满知性的脸现在因为极度的喜悦而充满了虐待狂的气息「大家看啊,这个超喜欢被痴女袭击的变态现在是我专属的,我专属的猎物啊!」

  风花,我想要摸你的私处,你那个敏感的私处啊!

  「好啊,既然你是我的猎物,这点福利也是应该的。」风花瞬间转移到我的身上,将私处对准我的脸并且可以仔细观察我阴茎的样子。我开始回想起风花私处的触感,伸手拉开风花的裙子和内裤,毫无阻碍的碰到风花的私处。

  「啊……啊……」风花发出了色情影片当中的夸张呻吟声「就一个猎物而言,还挺厉害的嘛,啊哈……被你这种猎物就这样弄到高潮的话,可是会有损痴女的面子啊。」

  风花一边呻吟着,挑起我的性欲,然后手中的动作渐渐加快。

  「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猎物的精液,这个喜欢被痴女袭击的变态精液要出来了,啊……」勐烈的射精感喷涌而出,我的手指也感受到了风花的潮吹液体;风花的嘴立刻套了我的东西,将精液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谢谢招待,明天也要让我吃到这么变态的精液喔。」风花舔了舔手上的精液,随后走下我的脑内电车。

[ 本帖最后由 嘎子牛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80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  
嘎子牛 贡献 +2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